N晚报记者 周佩佳 通讯员 吴锌娟 摄影记者 冯玉坤

昨天早上8点钟,金坚结束轮值,走下专门用于转运新冠肺炎隔离观察人员的车辆,完成了当天的转运任务。至此,这个“生命摆渡人”团队的任务就算安全顺利地圆满完成了。

面对这场战“疫”,需要各方面的配合和付出。秀洲区“洪合镇抗疫情小飞侠冲锋队”就是这样一个志愿者团队,7个人,1辆车,24小时待命,负责洪合镇隔离观察人员的转运工作。

“洪合镇抗疫情小飞侠冲锋队”,其实是这个团队日常联络事务的微信群的名字。“因为‘小飞侠’给我们的印象是行动迅速、使命必达,所以起了这个名字。”这个团队的负责人笑着说道。

退伍军人勇敢站出来

金坚,是秀洲区洪合镇洪合村人,是个地道的本地人。跟大家一样,他也没有想到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会发展得这么严重,当看到村委会工作人员从除夕前就每天忙得连轴转,他心里有点过意不去,想自己也能出点力,“我就去问了下,是不是需要志愿者来帮忙,我毕竟是退伍军人,应该帮忙做点力所能及的事。”

2004年,金坚退伍回到洪合,进入洪合镇专职消防队上班。几年后,他又转做了个体经营,跟很多洪合人一样张罗起了羊毛衫加工的生意,但是心里依然还是有当兵人特有的情愫,“若有战,召必回”。

得到村委会肯定的答复后,从除夕那天开始,金坚就加入了村志愿者队伍,在卡点上帮忙做排查工作,“那时候卡点刚设起来,大家对疫情的重视程度还不高,除了做测温等工作,还要顺带做一些宣传引导。”

忙了两天之后,金坚无意间听到一个消息:洪合镇里正在招募一线驾驶员志愿者,负责接送居家隔离人员。“我马上就报名了,都没来得及跟家里人说。”就这样,金坚“先斩后奏”,报名加入这支队伍。

金坚是老驾驶员了,驾驶技术娴熟,自然是符合招募要求的,但是家里人却心有顾虑,“我老婆刚开始有点反对,不想我去的原因主要是担心有传染风险。”金坚反复跟爱人做思想工作,还请来妹妹“作保”,才得到了爱人的点头,“既然发出招募令,那么一定是有人要去做的,我是退伍军人,肯定不能退缩。”金坚笑着说道。于是,从1月26日起,金坚正式加入了这个转运隔离观察人员的志愿者团队。

“隐形”的转运团队

洪合镇,以毛衫产业为主导,引领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吸引了很多外来务工人员。流动人员数量较大的特点,给疫情防控工作增加了难度。

隔离人员最多时,洪合镇共有超过500人接受隔离观察,先后启用了1个居家隔离点和2个集中医学观察隔离点,“小飞侠”们负责的就是各个隔离点之间的转运任务,“小飞侠冲锋队”也从防疫工作启动初期的2个人,慢慢增加到了7个人。

“小飞侠冲锋队”的负责人,也就是秀洲区新冠肺炎防控管理平台的工作人员吴宾告诉记者,他们团队很多时间是实行2班倒,每个班次12小时,白班从8点至20点,晚班从20点到次日早上8点,“考虑到大家当班12小时之后可以有一段时间休息,保证休息就是保证免疫力,所以最终决定用12小时轮班制。”

在吴宾轮值的时候,他粗略统计过,白班最多跑过21趟,晚班最多跑过15趟,“基本上车子没有停着的时候,可能刚从一个村送完回到防疫指挥部,马上就又派单过来了。”洪合镇有10个行政村和2个社区,隔离人员分散在各个角落,转运工作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容易。

转运过程防护最关键

正如很多志愿者的家人担心的那样,转运任务最大的难点在于个人防护,口罩、护目镜、隔离服,随车还配备了消毒酒精等物品,都是提前备足的。

“防疫部门还给我们做了简单的培训,比如说,开车过程中,不能使用空调,尽量把车窗打开,保持车内通风。”金坚介绍。虽然已经过了立春,但嘉兴的天气并没有真正转暖,全程开窗行驶,对驾驶员来说并不好受。

为了不把传染风险扩散开来,即便是不轮值,团队里的志愿者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不回家,“这是从保护家人的角度考虑的,尽量少接触比较好。”金坚告诉记者,他的家人都住在洪合,但他自己结束轮值后就回嘉兴市区的家里住,相当于是自我隔离。

“除了当兵的2年,这个春节是跟他们分开得最久的了。”空下来的时候,金坚也会跟家里人视频聊天,13岁的儿子会在视频里跟他说:“爸爸加油,早点回来。”

另一方面,转运任务有明确的时间,比如隔离时间是从14天前的11点钟开始的,那么解除隔离时间也是11点,因为转运而错过饭点就成了志愿者们常遇到的事。“回来后,自己吃点面包、泡面垫一下就好了。”金坚说。

身体的劳累,都是可以通过休息来缓解的,但是心理上对于新冠肺炎病毒的恐惧更加让人煎熬。转运人员会在路途中直接接触隔离观察人员,为了避免把这种负面情绪传递给隔离人员,他们只能在背后默默调节,“大家不抱怨,也不推脱,都在各自消化那种情绪。”

递交了入党申请书

除了金坚,“小飞侠冲锋队”团队里的其他6个志愿者都是洪合镇的机关工作人员,他们之中有正式党员、有预备党员,还有入党积极分子,都是心中有“火”的人。

受到身边人的影响,2月8日,金坚郑重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“以前当兵的时候,一直就有这个心思,但是后来做生意了,就没想那么多,现在觉得应该考虑起来了。”金坚说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心情,“看到身边党员为防疫付出了很多,我也想要出点力。”话很朴素,但想法更坚定了。

这7个人的志愿者团队里,有吴宾、钱江、吴建峰、陈伟强、陈加杰、金坚、姚云峰,穿着隔离服的他们,可能不太好认,但是不妨碍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,他们是“生命摆渡人”。从防疫工作启动以来,他们安全顺利转运隔离人员,为控制传染风险贡献了力量。

后来,随着防疫工作的推进,团队的部分志愿者已经复工复产回到各自岗位上,从7人缩减到只剩金坚、陈加杰和陈伟强3人,“上半年是毛衫加工的淡季,那就继续在这里帮忙吧。”说完,金坚又去忙了。

尚在隔离观察的人员日益减少,转运工作也不如此前繁忙了,洪合镇卫生院接过接力棒,“我们小队的任务到今天结束了。”昨天,吴宾如释重负地告诉记者。

从1月25日“小飞侠冲锋队”成立之日算起,他们共“在线”一个多月,安全转运了320多名居民,而让他们最高兴的是,全镇没有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